Sad Paradise

這幾天噗浪上一直被轉的一篇討論跨性別免術換證的文章:默默「換」走台灣女性的安全空間:不知情下推動的免術換證。文章因為標題有點長,以下簡稱〈默默換走〉。

裡面提到了一些非常驚人的數據,例如:

『英國法務部監獄官方數據是針對「僅有跨性別自我認同」,無精神科診斷、無荷爾蒙治療、無手術、無申請法律身份「且已經犯罪定罪所以入監服刑」的跨女。這群人當中,有近一半的性犯罪者。』

我覺得這個論點相當有趣,想討論一下。當然,跨性別真的是一個很複雜又有許多可以詳細討論的地方的議題。我現在一時半刻也沒空好好認真整理,所以只會專注在跨性別性犯罪者的數據和解讀上。

本文目錄
〈默默換走〉內容
〈報告〉:〈默默換走〉資料來源
BBC事實查核文章
結論

〈默默換走〉內容

--

--

「每次都這樣。你們做出客觀上糟糕透頂的事,等到被我們指正,就反過來指控我們搞錯。」

比爾:大家願意來參與,對我來說意義重大。我很明顯不屬於猶太族群,我沒資格告訴你們怎樣算不算冒犯。

學生:沒錯。

學生:對。

比爾:但我跟大家一樣屬於彭布羅克大學。我想瞭解你們的觀點。

學生:彭布羅克不容納粹。

比爾:我同意,納粹天地不容。

學生:這裡不該存在仇恨言論。

比爾:同意。

學生:你懷抱納粹情操嗎?

比爾:不是,我是教授。納粹恨教授。因為納粹敵視思想。美國大學收過最好的禮物就是逃出納粹德國的知識分子,例如:作家湯瑪斯曼、漢納鄂蘭、布萊希特、狄奧多阿多諾。很多人寫了對法西斯心態的無價研究以及對思想自由的重要辯護。

學生:如果是我,就不會在這裡用猶太難民的故事。

比爾:他們並非全都是猶太人,其中有些人是從旁聲援。

學生:你自比為漢納鄂蘭嗎?

比爾:不是。

學生:你在課堂上向希特勒敬禮耶。

比爾:我們是他們的傳承者。大學應該是捍衛言論自由的地方,不必害怕交流想法。

學生:對啦,你講話就是言論自由。

比爾:不是,我希望這裡是所有人都能暢所欲言的論壇。

學生:你是為《紐約時報》寫社論的白人終身教授。你真的認為這個論壇平等嗎?

比爾:我懂,這個說法很有道理。做法永遠不會完美,但進行這段對話是一個開始。

學生:有人昨天在布魯斯克廳畫納粹符號、畫在休息室。你知道嗎?

學生:你覺得那也很好笑嗎?

比爾:如果你要說我做的事等同於傳播新納粹主義,那就扯遠了。那是刻意誤認某種明顯是… …

學生:你是說我們誤認了納粹禮嗎?

比爾:不是,我完全不是那個意思。我只是想要說… …

學生:每次都這樣。你們做出客觀上糟糕透頂的事,等到被我們指正,就反過來指控我們搞錯。

比爾:我沒說有人反應過度,我只是要說… …

學生:你要道歉嗎?

比爾:要。

學生:好,說給我們聽吧。

比爾:很抱歉讓你們覺得… …

學生:這才不是抱歉。

比爾:如果我讓你們覺得… …

學生:你是因為我的感覺才說抱歉。

學生:你是為了降低個人責任才會說為我們的感覺表示抱歉。

院長跟警察的出現讓學生覺得被背叛(背景是上禮拜學生開校民會議討論種族議題時沒出現,現在卻出現讓學生覺得院長只想替做納粹敬禮的教授辯護)。學生開始喊「彭布羅克不容納粹!達布森滾出去」

--

--

最簡單的答案當然是:不要去搭訕人。如果沒有做也不會有失敗了。

不過如果是這樣,我也不用特別寫一篇文來討論搭訕文化。先來看一個失敗的例子,上禮拜的時候,看到一則匿名噗浪(當然網路上的東西真真假假,也很難去辨認是不是真的,但讓我們先假設這是真實發生的事情):

噗主以匿名的方式向網路上的陌生人詢問是否搭訕在工作場合遇到的女子。一個很普通的徵求意見的噗。不過網路世界其實也沒有那麼大,於是在這則匿名噗下面出現了以下的回覆:

--

--

作者金知慧是江陵原州大學的教授,關注少數族群、人權和歧視等議題。除了書折口的介紹,很難找到關於本書作者的繁體中文介紹。

有點可惜,因為讀完這本書之後,我想要關注金知慧更多的研究。

《善良的歧視主義者》繁體中文譯本在台灣於2020年11月出版,我在上個月讀了。喜歡這本書的原因有幾個:

第一個也是最主要的原因是裡面的說明和例子都是很生活化的經驗、讀者容易想像的情境。從這樣的情境或例子裡,作者和讀者進一步討論這些想法的背後的條件和預設的觀點。讓讀者可以看出自己思考的盲點。金知慧一步一步帶著我看到語言背後的隱藏含義和權力關係。

另一個我很喜歡這本書的原因是此書結構明確,分段和章節都清晰,且各自有自己的主題。最後也提供詳細的參考書目,讓對某些議題特別有興趣的讀者繼續延伸閱讀。

還有是這本書從作者 — 身為一個時常關心少數族群和性別議題的人 — 被提醒到他在不注意的情況下用了有歧視性的用語開始,金知慧從自己反思人和歧視的關係。

也許我們從小到大就被教育歧視是道德上錯誤的、很糟糕的、罪該萬死的,以至於有人指出我們的歧視的時候,我們直覺地拒絕相信這樣的可能性而非仔細思考我們腦中可能有的歧視、偏見想法。本書用一種溫柔的方法指出根源於對不同族群的不了解的歧視是生活中很普遍的,我們需要認知到自己有很大的可能在某一個情況下做出歧視行為或言論。重要的並非指責、懲罰做出歧視行為或發言的人,而是去認真檢視這樣的想法從何而來。因為大部分的人都並不是出惡意歧視別人、大部分的人都不願意去覺得自己是個會歧視的人。

並非出於看不起的「歧視言論」很常是源自玩笑。在本書第86、87頁,金知慧討論基於開玩笑心態而出現的歧視發言,以及「誰可以開玩笑」、「誰被開玩笑」。

讀到這裡時,我想到凱特・曼恩在《不只是厭女》談到他對於厭女的定義,曼恩覺得與其專注在某些男人是否憎恨、厭惡女人,更有效的做法是,專注在女性所受到敵意、控制和不友善的對待。

也許面對歧視我們也可以採用這種方式。不要糾結在做出歧視行未或是發言的人的心態(是否真的看不起被針對的對象),而是討論這樣的行為或是言論會對被歧視的對象形成不友善的環境。畢竟我們永遠都無法得知另一個人心裡真正的想法,而且無論是不是真心做出歧視行為或言論,這樣的行為和言論都確實會造成不好的影響,而這些影響是可以被討論的。

最後一點,整本書讓我覺得,作者在很艱困的環境(南韓的社會對於少數族群和女性的嚴苛與殘酷是即使對韓國一無所知的我也略有耳聞的)還是懷抱希望地寫下這麼一本書。即使很艱難、需要很多時間,作者還是很努力倡議。希望金知慧能繼續書寫、討論這些困難的問題。

--

--

Sad Paradise

Sad Paradise

feminist ramblings and literary musings 女性主義碎碎念和文學胡言亂語